010-85758813、16601526329

关于我们

About us

专业领域

维权视频

首席拆迁律师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拆迁律师,央视特邀嘉宾主持、评论员。2012年创办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获评全国首家“雷锋律师事务所”,其代理的“平度征地纵火案”被评为“2014年度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2018年代理胜诉的“许水云行政赔偿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为第一批保护产权典型案件,并入选为“2018 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
建成40年厂房被当违建拆除,拆迁户千里赴京送锦旗:你在我明!
作者:丹宁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 日期:2020-11-06

导读:2020年10月16日,河南拆迁户卓先生专程到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给黄晓丽律师团队送上一面写有“黄晓丽律师,你在我明”的大幅锦旗。除了对黄律师表示感谢外,卓先生还专程拜访了杨在明主任,高度赞扬了杨主任带领下在明律师的敬业精神和专业素养,并回忆起自己曲折的权利救济经历,不胜感慨。那么,卓先生究竟经历了什么,黄晓丽律师又是怎样践行“只为被拆迁人维护合法权益”的庄严承诺的呢?

【迷局:建成了40年的厂房变成违建】

卓先生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响应政府号召,停薪留职回到家乡开办皮毛加工厂、皮鞋厂,建造了厂房2000多平方米,解决了当地一大批人的就业问题。

时任某市市委书记、县长等主要领导召开现场会,对卓先生带领本村村民招商引资、安排就业、脱贫致富的先进事迹进行了表彰,由于成绩突出卓先生还被选为某县政协常委。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2019年村干部和镇政府工作人员多次找到卓先生,告知其所有的厂房属于违章建筑,如果其不自行拆除就要对其实施强制拆除。

卓先生就想不明白,建造了将近40年的厂房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违章建筑呢?2020年6月3日,一批不明身份人员擅自闯入,将卓先生非法拘禁5个多小时,强行抢走了卓先生的手机,之后强行将卓先生的厂房予以拆除,厂房内物品全部被毁。

卓先生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多个政府部门反映情况,但赔偿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其得到的反馈信息就是其建造的厂房属于违法建筑,不应得到赔偿。

万般无奈之下,卓先生想到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权利,但是他自己启动的一系列诉讼都被法院以其不具有主体资格而驳回,本想通过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却处处碰壁,卓先生开始意识到凭借自身的力量着实难以渡过目前的困境,他清楚的认识到必须请专业的律师提供帮助。

此时,自己启动的法律程序中只有一个向法院提起确认强拆违法之诉,案件立上之后尚未开庭,但是很快就收到了开庭传票。开庭在即,但是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对法律的一知半解让卓先生对即将到来的庭审一筹莫展。

经过多方打听,听闻邻村张先生之前委托过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黄晓丽律师代理房屋征收案件并为其取得了满意的补偿,黄律师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水平深得张先生赞许。

在张先生的引荐下,卓先生慕名找到了黄律师。通过和黄律师进行交流,卓先生迷茫的心情一扫而光,对自己的权利救济之路有了足够的信心。

【破局:厂房早已纳入征收范围】

黄晓丽律师接受案件以后,仔细研究双方证据,发现相关证据对卓先生非常不利。拆迁方一口咬定案涉地区属于政府治理违法建筑,并提供了省政府的文件,卓先生也认为自己的厂房在此次拆违项目的范围之内。

如果仅仅为了打赢这场诉讼,作为一个有多年实战经验的律师能够轻松找到对方在实施强拆之时存在的程序违法之处,仅仅凭着程序违法,也能确认案涉强拆行为违法。

但是黄律师想到的不仅仅是赢得这一个诉讼,而是如何让卓先生的合法权益得以保障,实现其合法利益的最大化,从实质上解决卓先生的补偿或者赔偿问题。

5fa5060bd58a4.jpg


黄律师凭借从案件材料获得的蛛丝马迹,认为案涉地区不可能仅仅是拆除违建这么简单,为了探明案件的真相,黄律师在开庭前提前到达现场做调查,通过一系列的调查手段发现案涉地区在2019年之前已经启动了市政府确定的修建高速路的项目,而卓先生的厂房就在该征收范围之内。

而所谓的拆除违建治理项目的文件是在2020年才下发的,显然不是针对卓先生的厂房。虽然镇政府的领导在2019年给卓先生谈过补偿的问题,但是一直没有告诉卓先生是什么项目,只告诉他是违章建筑,象征性的给其补偿一些。

卓先生多次找政府工作人员反映,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直到厂房被当成违章建筑拆除走上诉讼之路还不知道自己的厂房到底因为什么被拆除。了解到这个情况,黄律师这心里就有了底,在开庭之前收集到有利的证据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开庭:还原事实真相】

2020年9月8日卓先生诉区政府行政强拆一案如期开庭审理,庭审当日早上7点多钟,黄律师收到了卓先生朋友的电话,告知卓先生突发疾病,在送往医院之前,卓先生让其朋友转告黄律师,不要因为他耽误开庭,庭审照常进行,请黄律师充分运用其特别授权的代理权限。

面对委托人如此信任,黄律师沉着应战,在卓先生没有出席的情况下圆满的完成了庭审工作。通过双方的质辩,在事实和证据面前代表区政府出庭的某镇镇长当庭承认卓先生的厂房在2019年已经列入市政府修路的重点项目征收范围内,不是因为2020年拆除违建的项目而被拆除。此点对前期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的委托人而言是个有重大意义的转折点,为后期的赔偿奠定了基础。

经过数十天的住院治疗,卓先生的病情得到缓解,一出院就联系黄律师,告知当天的庭审视频已经观看了三遍,庭审有理有据,潇洒自如,十分敬佩,表达了对黄律师辛苦付出的感激,并表示自己一定要来北京当面感谢黄律师,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黄晓丽律师团队通过本案要提示广大被征收人的是,“以拆违促拆迁”系典型的行政目的不当,不具有行政合理性的行为,其性质与逼签相类似。在涉案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且系建造于几十年前的历史遗留无证房屋的情形下,将其认定为违建并强制拆除显然存在重大法律疑问。被征收人切勿忍气吞声接受拆迁方允诺的少部分“违建”安慰性补偿,而是要及时咨询专业律师,对涉案项目性质进行深入调查,对涉案房屋的合法性作出准确研判,从而确定明确的权利救济目标,争取公平、合理的补偿或者行政赔偿。


标签: 厂房违建拆除
你的征地拆迁补偿款到底能获得多少?填写
表单律师一对一免费帮你分析
您是否遇到如下问题,农村宅基地、棚户区改造、企业、厂房、商铺、养殖场等遇到征收关停
不知道有哪些具体补偿,采取哪些评估方法?

2019征地补偿标准是多少?

房屋征收应该注意哪些事项?

具体的补偿金额,您可以输入详细情况或者直接跟我们
电话联系,我们尽量第一时间免费解答!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