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5758813/ 16601526329

成功案例

Successful Case

相关推荐

首席拆迁律师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拆迁律师,央视特邀嘉宾主持、评论员。2012年创办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获评全国首家“雷锋律师事务所”,其代理的“平度征地纵火案”被评为“2014年度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2018年代理胜诉的“许水云行政赔偿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为第一批保护产权典型案件,并入选为“2018 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

相关搜索词

您的位置:首页>成功案例>农村拆迁>正文
浙江高院胜诉:25年前对宅基地上房屋的审批遇拆迁“不算数”?
作者:王小明 来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 日期:2020-10-20 阅读量:229

导读:当事人的两处农村房屋在拆迁中被违法强拆,然而在行政赔偿诉讼过程中,地方政府却以当事人违反“一户一宅”原则为由拟通过《撤销(变更)行政许可决定》的方式否定其中一处房屋的合法性,从而规避行政赔偿责任。那么,面对合法宅基地上房屋的“撤证”危机,在明拆迁律师将会怎样帮助当事人呢?25年前对宅基地上房屋的审批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吗?

面对前述窘境,当事人周女士及时委托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吕静律师。吕静律师随即指导委托人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某开发区管委会作出的涉案“撤销(变更)行政许可决定”。

然而宁波中院经审理却支持了被告的答辩意见,判决驳回了周女士的诉讼请求。吕静律师旋即指导委托人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在上诉状中详尽全面地阐明了律师和当事人的法律观点和严正立场。

最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不开庭审理的情况下作出(2020)浙行终1403号行政判决书,明确支持了吕静律师的书面上诉意见,判决撤销宁波中院的一审判决,撤销某开发区管委会作出的涉案“撤销(变更)行政许可决定”,案件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大逆转”,当事人赢得了胜诉。

浙江高院胜诉:25年前对宅基地上房屋的审批遇拆迁“不算数”?


案件浅析:适用法律错误能否被轻易“指正”?

委托人周女士系浙江省宁波市某开发区村民,1994年其通过合法购买方式购得两间面积为62平方米的木结构房屋,购房契约由开发区国土规划管理局盖章监证,并取得了区政府制发的买契本契。

周女士另于1993年在村内自建一处房屋,建筑面积为137.46平方米。1995年,周女士与女儿胡女士按两人户申请补办这处自建房屋的建房用地审批手续,在补缴超占面积罚款后顺利办理完毕。在这一过程中填写相关《呈报表》时,其在现有房屋占地面积栏中填写“无”。

2015年上述两处房屋被列入拆迁范围,周女士未能与拆迁办签订补偿安置协议。2016年5月,街道办事处将周女士的上述两处房屋强制拆除。后周女士向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就在行政赔偿的节骨眼上,涉案街道办事处却依据当地国土资源开发局和规划建设局出具的“函”,提出周女士在1995年补办自建房手续时未申报其已购买2间平房的情况,存在瞒报并骗取批准的情形。

结果当地开发区管委会经一系列调查程序并组织听证,于2019年9月30日作出被诉“撤销决定”,认定周女士当初故意虚构隐瞒情况,以欺骗手段取得自建房的行政许可,违反了《土地管理法》第62条第1款和当地的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决定撤销《呈报表》中的69.75平方米许可占地面积。

也就是说,经这么一来,周女士所能获得的行政赔偿数额将面临大幅缩水的危机,于是便有了前文提到的坚决起诉。

那么,本案的事实和法律真相究竟如何呢?吕静律师在审慎分析了一审败诉的情况后,在二审上诉状中有力地提出了如下观点:

1. 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存在欺瞒手段获得建房用地100平方米的行政许可的行为,该事实认定错误,缺乏主要证据,完全是“生拉硬套”的主观臆测,目的就是为了减轻案外人某街道办事处因强拆案涉两处房屋所承担的行政赔偿责任。

理由在于,周女士在办理1993年自建房屋审批时,其并没有享受过村民申请建房这一重要的福利待遇。其在《呈报表》中所填写的“无”,系指无基于村民身份免费获得的建设用地而建造的房屋,不包括以市场价格购买的那处房屋。周女士当年填写“无”并无不当,更不存在欺瞒、骗取的事实。

况且,开发区管委会在其填写相关材料时并未明确告知其以购买方式取得房屋也属于“现有房屋”的范围,且1994年其购买房屋是经过开发区国土规划管理局盖章确认的,1995年补办自建房审批手续同样是该局盖章确认的,这都充分说明涉案审批过程中行政机关对周女士另有一处购买所得房屋是知情的,并在该情形下同意了周女士的审批申请,显然不存在周女士隐瞒、欺骗的事实。

2. 被诉“撤销决定”适用法律完全错误,一审法院轻易“予以指正”的做法违反了审判中立原则,应当予以纠正。

本案中周女士的两处房屋分别自建、购买于1993年和1994年,而涉案“撤销决定”却直接依据《土地管理法》(2004年修正)第62条第1款的规定主张其违反了“一户一宅”原则,违背了“法不溯及既往”的《立法法》基本原则,系明显的适用法律错误。

一户一宅,最先源自于《土地管理法》(1998年修订)第62条的规定,周女士的两处房屋显然不能适用1998年所作的修订内容,而应当适用1988年修订的版本。而在1988年修订版中,并没有一户一宅的规定!

据此,吕静律师洋洋洒洒的在书面上诉状中进一步展开论述,将涉案“撤销决定”所依据的法律直至地方性文件逐一予以否定,通过严谨周密的分析最终得出了涉案“撤销决定”应予撤销的上诉意见。

5f8e55a3e4689.jpg

5f8e55a84fd5f.jpg

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吕静律师通过本案要提醒广大农民朋友的是,对于划入征收拆迁范围的已经依法确权登记的房屋、土地而言,动辄采取“撤证”“撤销行政许可”等方式否定其合法性的做法系典型的“行政目的不当”,且在作出相应处置时往往全然不顾历史遗留原因,试图用今天的法律法规去挑当事人20年前的“毛病”。遭遇这种情况被拆迁人切勿“认倒霉”,而是要及时咨询专业律师,在律师的指导下有针对性地提起程序,依法挫败此类“撤证”的图谋。我们也真诚希望各地方政府能够严格依法保障被拆迁人的补偿安置权益,加强与当事人的沟通和协商,不要轻易选择这种方法令政府的公信力荡然无存。


标签: 浙江高院胜诉 宅基地上房屋
你的征地拆迁补偿款到底能获得多少?填写
表单律师一对一免费帮你分析
您是否遇到如下问题,农村宅基地、棚户区改造、企业、厂房、商铺、养殖场等遇到征收关停
不知道有哪些具体补偿,采取哪些评估方法?

2019征地补偿标准是多少?

房屋征收应该注意哪些事项?

具体的补偿金额,您可以输入详细情况或者直接跟我们
电话联系,我们尽量第一时间免费解答!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ation